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
 


第六回 浮槎北溟海茫茫

  殷素素聽謝遜向張翠山挑戰,眼見白龜壽、常金鵬、元廣波、麥鯨、過三拳等人個個尸橫就地,和他動手過招的無一得以倖免,張翠山武功雖強,顯然也決非敵手,說道:"謝前輩,屠龍刀已落入你手中,人人也都佩服你武功高強,你還待怎地?"謝遜道:"關於這把屠龍刀,故老相傳有幾句話,你總也知道罷?"殷素素道:"聽人說起過。"謝遜道:"據說這刀是武林至尊,持了它號令天下,莫敢不從。到底此刀之中有何秘密,能使普天下群雄欽服?"殷素素道:"謝前輩無事不知,晚輩正想請教。"謝遜道:"我也不知道。我要找個清靜所在,好好的想上些時日。"殷素素道:"嗯,那妙得緊啊。謝前輩才識過人,倘若連你也想不通,旁人就更加不能了。"謝遜道:"嘿嘿,我姓謝的還不是自大狂妄之輩。說到武功,當世勝過我的著實不少。少林派掌門空聞大師……"說到這裡,頓了一頓,臉上閃過一絲黯然之色,"……少林寺空智、空性兩位大師,武當派張三豐道長,還有峨嵋,崑崙兩派的掌門人,哪一位不是身負絕學?青海派僻處西疆,武功卻實有獨到之秘。明教左右光明使者……嘿嘿,非同小可。便是你天鷹教的白眉鷹王殷教主,那也是曠世難逢的人才,我未必便勝他得過。"殷素素站起身來,說道:"多謝前輩稱譽。"謝遜道:"我想得此刀,旁人自然是一般的眼紅。今日王盤山島上無一人是我的敵手,這一著殷教主可失算了。他想憑白壇主、常壇主二人,對付海沙派、巨鯨幫各人已綽綽有餘,豈知半途中卻有我姓謝的殺了出來……"殷素素插口道:"並不是殷教主失算,乃是他另有要事,分身乏術。"謝遜道:"這就是了,倘若殷教主在此,一來我自忖武功最多跟他半斤八兩,二來念著故人的交情,總也不能明搶硬奪,這麼一想,姓謝的自然不會來了。殷教主向來自負算無遺策,但今日此刀落入我手,未免於他美譽有損。"殷素素聽他說與殷教主有故人之情,心中略寬,於是繼續跟他東拉西扯,要分散他的心意,好讓他不找張翠山比武,說道:"人事難知,天意難料,外物不可必。正所謂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謝前輩福澤深厚,輕輕易易的取了此刀而去,旁人千方百計的使盡心機,卻反而不能到手。"謝遜道:"此刀出世以來,不知轉過了多少主人,也不知曾給它的主人惹下了多少殺身之禍。今日我取此刀而去,焉知日後沒有強於我的高手,將我殺了,又取得此刀?"張翠山和殷素素對望一眼,均覺他這幾句話頗含深意。張翠山更想起三師哥俞岱岩只因與此刀有了幹連,至今存亡未卜,而自己不過一見寶刀,性命便操於旁人之手。謝遜嘆了一口氣,說道:"你二人文武雙全,相貌俊雅,我若殺了,有如打碎一對珍異的玉器,未免可惜,可是形格勢禁,卻又不得不殺。"殷素素驚問:"為甚麼?"謝遜道:"我取此刀而去,若在這島上留下活口,不幾日天下皆知這口屠龍刀是在我姓謝之手。這個來尋,那個來找,我姓謝的又非無敵於天下,怎能保得住沒有閃失?旁的不說,單是那位白眉魔王,姓謝的就保不定能勝得過他。何況他天鷹教人多勢眾,謝某卻只孤身一人?"說著搖了搖頭,說道:"殷天正內外功夫,剛猛無雙,謝某好生佩服。想當年……唉……"嘆了一口長氣,又搖了搖頭。

  張翠山心想:"原來天鷹教主叫作白眉魔王殷天正。"當下冷冷的道:"你是要殺人滅口。"謝遜道:"不錯。"張翠山道:"那你又何必指摘海沙派、巨鯨派、神拳門這些人的罪惡?"謝遜哈哈大笑,說道:"這是叫你們死而無冤,臨死時心中舒服些。"張翠山道:"你倒很有慈悲心。"

  謝遜道:"世人孰能無死?早死幾年和遲死幾年也沒太大分別。你張五俠和殷姑娘正當妙齡,今日喪身王盤山上,似乎有些可惜。但在百年之後看來,還不是一般。當年秦檜倘若不害死嶽飛,難道嶽飛能活到今日麼?一個人只須死的時候心安理得,並非特別痛苦萬分,也就是了。咱們學武之人,真要死而無憾,卻也不是易事。因此我要和兩位比一比功夫,誰輸誰死,再也公平不過。你們年紀輕些,就讓你們佔個便宜。兵刃、拳腳、內功、暗器、輕功、水功,隨便哪一樁,由你們自己挑,我都奉陪。"

  殷素素道:"你倒口氣挺大,比甚麼功夫都成,是不是?"她聽了謝遜的說話,知道今日的難關看來已無法逃過。王盤山島孤懸海中,天鷹教又自恃有白常兩大壇主在場,決無差池,因此不會再有強援到來。她話雖說得硬,語音卻已微微發顫。謝遜一怔,心想她若要跟我比賽縫衣刺繡,梳頭抹粉,那怎麼成?朗聲道:"當然以武功為限,難道還跟你比吃飯喝酒嗎?不過就算跟你比吃飯喝酒,你也勝不了我這酒囊飯袋。咱們以一場定勝負,你們輸了便當自殺。唉,這般俊雅的一對璧人,我可真捨不得下手。"

  張翠山和殷素素聽他說到"一對璧人"四字,都是臉上一紅。殷素素隨即秀眉微蹙,說道:"你輸了也自殺麼?"謝遜笑道:"我怎麼會輸?"殷素素道:"此試便有輸贏。這位張五俠是名家子弟,說不定有一門功夫能勝過了你。"謝遜笑道:"憑他有多大年紀,便算招數再高,功力總是不深。"張翠山聽著他二人口舌相爭,心下盤算:"甚麼功夫我能僥倖和他鬥成平局?輕功麼?新學的這套拳法麼?"突然間靈機一動,說道:"謝前輩,你既逼在下動手,不獻醜是不成的了。要是我輸於前輩手下,自當伏劍自盡,但若僥倖鬥成個平手,那便如何?"謝遜搖頭道:"沒有平手。第一項平手,再比第二項,總須分出勝敗為止。"張翠山道:"好,倘若晚輩勝得一招半式,自也不敢要前輩如何如何,只是晚輩請前輩答允一件事。"謝遜道:"一言為定,你劃下道兒來罷。"

  殷素素大是關懷,低聲道:"你跟他比試甚麼?有把握麼?"張翠山低聲道:"說不得,盡力而為。"殷素素低聲道:"若是不行,咱們見機逃走,總勝於束手待斃。"

  張翠山苦笑不答,心想:"船只已盡數被毀,在這小小島上,又能逃到哪裡去?"整了整衣帶,從腰間取出鑌鐵判官筆。謝遜道:"江湖上盛稱銀鉤鐵劃張翠山,今日正好讓我的兩頭狼牙棒領教領教。你的爛銀虎頭鉤呢?怎地不亮出來?"張翠山道:"我不是跟前輩比兵刃,只是比寫幾個字。"說著緩步走到左首山峰前一堵大石壁前,吸一口氣,猛地裡雙腳一撐,提身而起。他武當派輕功原為各門各派之冠,此時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,如何敢有絲毫大意?身形縱起丈餘,跟著使出"梯雲縱"絕技,右腳在山壁一撐,一借力,又縱起兩丈,手中判官筆看準石面,嗤嗤嗤幾聲,已寫了一個"武"字。一個字寫完,身子便要落下。

  他左手揮出,銀鉤在握,倏地一翻,鉤住了石壁的縫隙,支住身子的重量,右手跟著又寫了個"林"字。這兩個字的一筆一劃,全是張三豐深夜苦思而創,其中包含的陰陽剛柔、精神氣勢,可說是武當一派武功到了巔峰之作。雖然張翠山功力尚淺,筆劃入石不深,但這兩個字龍飛鳳舞,筆力雄健,有如快劍長戟,森然相同。

  兩個字寫罷,跟著又寫"至"字,"尊"字。越寫越快,但見石屑紛紛而下,或如靈蛇盤騰,或如猛獸屹立,須臾間二十四字一齊寫畢。這一番石壁刻書,當真如李白詩云:"飄風驟雨驚颯颯,落花飛雪何茫茫。起來向壁不停手,一行數字大如鬥。恍恍如聞鬼神驚,時時只見龍蛇走。左盤右蹙如驚雷,狀同楚漢相攻戰。"

  張翠山寫到"鋒"字的最後一筆,銀鉤和鐵筆同時在石壁上一撐,翻身落地,輕輕巧巧的落在殷素素身旁。謝遜凝視著石壁上那三行大字,良久良久,沒有作聲,終於嘆了一口氣,說道:"我寫不出,是我輸了。"要知"武林至尊"以至"誰與爭鋒"這二十四個字,乃張三豐意到神會、反覆推敲而創出了全套筆意,一橫一直、一點一挑,盡是融會著最精妙的武功。就算張三豐本人到此,事先未曾有過這一夜苦思,則既無當時心境,又乏凝神苦思的餘裕,要驀地在石壁上寫二十四個字,也決計達不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境地。謝遜哪想得到其中原由,只道眼前是為屠龍寶刀而起爭端,張翠山就隨意寫了這幾句武林故老相傳的言語。其實除了這二十四字,要張翠山另寫幾個,其境界之高下、筆力之強弱,登時相去倍蓰了。

  殷素素拍掌大喜,叫道:"是你輸了,可不許賴。"謝遜向張翠山道:"張五俠寓武學於書法之中,別開蹊徑,令人大開眼界,佩服佩服。你有甚麼吩咐,請快說罷。"迫於諾言,不得不如此說,心下大是沮喪。

  張翠山道:"晚輩末學後進,僥倖差有薄技,得蒙前輩獎飾,怎敢說得'吩咐'兩字?只是斗膽相求一事。"謝遜道:"求我甚麼事?"張翠山道:"前輩持此屠龍刀去,卻請饒了島上一幹人的性命,但可勒令人人發下毒誓,不許洩露秘密。"謝遜道:"我才沒這麼傻,相信人家發甚麼誓。"殷素素道:"原來你說過的話不算數。說道比試輸了,便要聽人吩咐,怎地又反悔了?"謝遜道:"我要反悔便反悔,你又奈得我何?"轉念一想,終覺無理,說道:"你們兩個的性命我便饒了,旁人卻饒不得。"張翠山道:"崑崙派的兩位劍士是名門弟子,生平素無惡行……"謝遜截住他話頭,說道:"甚麼惡行善行,在我瞧來毫無分別。你們快撕下衣襟,緊緊塞在耳中,再用雙手牢牢按住耳朵。如要性命,不可自誤。"他這幾句話說得聲音極低,似乎生怕給旁人聽見了。張翠山和殷素素對望一眼,不知他是何用意,但聽他說得鄭重,想來其中必有緣故,於是依言撕下衣襟,塞入耳中,再以雙手按耳。突見謝遜張開大口,似乎縱聲長嘯,兩人雖然聽不見聲音,但不約而同的身子一震,只見天鷹教、巨鯨幫、海沙派、神拳門各人一個個張口結舌,臉現錯愕之色;跟著臉色變成痛苦難當,宛似全身在遭受苦刑;又過片刻,一個個先後倒地,不住扭曲滾動。崑崙派高蔣二人大驚之下,當即盤膝閉目而坐,運內功和嘯聲相抗。二人額頭上黃豆般的汗珠滾滾而下,臉上肌肉不住抽動,兩人幾次三番想伸手去按住耳朵,但伸到離耳數寸之處,終於又放了下來。突然間只見高蔣二人同時急躍而起,飛高丈許,直挺挺的摔將下來,便再也不動了。謝遜閉口停嘯,打個手勢,令張殷二人取出耳中的布片,說道:"這些人經我一嘯,盡數暈去,性命是可以保住的,但醒過來後神經錯亂,成了瘋子,再也想不起、說不出已往之事。張五俠,你的吩咐我做到了,王盤山島上這一幹人的性命,我都饒了。"張翠山默然,心想:"你雖然饒了他們性命,但這些人雖生猶死,只怕比殺了他們還更慘酷些。"心中對謝遜的殘忍狠毒直是說不出的痛恨。但見高則成、蔣濤等一個個暈倒在地,滿臉焦黃,全無人色,心想他一嘯之中,竟有如此神威,實是可駭可畏。倘若自己事先未以布片塞耳,遭遇如何,實在難以想像。謝遜不動聲色,淡淡的道:"咱們走罷!"張翠山道:"到哪兒去?"謝遜道:"回去啊!王盤山之事已了,留在這裡幹麼?"張翠山和殷素素對望一眼,均想:"還得跟這魔頭同舟一日一夜,這十二個時辰之中,不知還會有甚麼變故?"謝遜引著二人走到島西的一座小山之後。只見港灣中泊著一艘三桅船,那自是他乘來島上的座船了。謝遜走到船邊,欠身說道:"兩位請上船。"殷素素冷笑道:"這時候你倒客氣起來啦。"謝遜道:"兩位到我船上,是我嘉賓,焉能不盡禮接待?"三人上了船後,謝遜打個手勢,命水手拔錨開船。船上共有十六七名水手,但掌舵的艄公發號令時,始終是指手劃腳,不出一聲,似乎人人都是啞巴。殷素素道:"虧你好本事,尋了一船又聾又啞的水手。"

  謝遜淡淡一笑,說道:"那又有何難?我只須尋了一船不識字的水手,刺聾了他們耳朵,再給他們服了啞藥,那便成了。"張翠山忍不住打了個寒戰。殷素素拍手笑道:"妙極妙極,既聾且啞,又不識字,你便有天大的秘密,他們也不會洩露。可惜要他們駕船,否則連他們的眼睛也可以刺瞎了。"張翠山橫了她一眼,責備道:"殷姑娘,你好好一位姑娘,何以也如此殘忍?這是人間的大慘事,虧你笑得出?"殷素素伸了伸舌頭,想要辯駁,但一句話說到口邊,瞧了瞧他的面色,又縮了回去。謝遜淡淡的道:"日後回到大陸,自會將他們的眼睛刺瞎。"張翠山向幾名舟子瞧了幾眼,心下惻然:"再過一日一夜,你們便連眼睛也沒有了。"

  眼見風帆升起,船頭緩緩轉過,張翠山道:"謝前輩,島上這些人呢?你已將船只盡數毀了,他們怎能回去?"謝遜道:"張相公,你這人本來也算不錯,就是婆婆媽媽的太喜多事。讓他們在島上自生自滅,幹幹淨淨,豈不美哉?"張翠山知道此人不可理喻,只得默然,但見座船漸漸離島,心想:"島上這些人雖然大都是作惡多端之輩,但如此遭際,總是太慘,倘若無人來救,只怕十日之內無一得活。"又想:"崑崙派的兩名弟子這般死在島上,他們師長定要找尋,看來中原武林中轉眼便是一場軒然大波。"

  這幾年來武當七俠縱橫江湖,事事佔盡上風,豈知今日竟縛手縛腳,命懸他人之手,毫無反抗餘地。張翠山又是氣悶,又是惱怒,當下低頭靜思,對謝遜和殷素素都不理睬。過了一會,他轉頭從窗中望出去觀賞海景,見夕陽即將沒入波心,照得水面上萬道金蛇,閃爍不定,正出神間,忽地一驚:"夕陽怎地在船後落下?"回頭向謝遜道:"掌舵的艄公迷了方向啦,咱們的船正向東行駛。"謝遜道:"是向東,沒錯。"殷素素驚道:"向東是茫茫大海,卻到哪裡去?你還不快叫艄公轉舵?"謝遜道:"我不早已跟你們說清楚了?我得了這柄屠龍寶刀,須得找個清靜的所在,好好思索些時日,要明白這寶刀為甚麼是武林至尊,為甚麼號令天下,莫敢不從。中原大陸是紛擾之地,若有人知我得了寶刀,今日這個來搶,明日那個來偷,打發那些兔崽子也夠人麻煩的了,怎能靜得下心來?倘若來的是張三豐先生、天鷹教主這些高手,我姓謝的還未必能勝。因此要到汪洋大海之中,找個人跡不到的荒僻小島定居下來。"殷素素道:"那你把我們先送回去啊。"謝遜笑道:"你們一回中原,我的行蹤豈不就此洩漏?"張翠山霍地站起身來,厲聲道:"你待如何?"謝遜道:"只好委曲你們兩位,在那荒島上陪我過些逍遙快樂的日子。"張翠山道:"倘若你十年八年也想不出刀中的秘密呢?"謝遜笑道:"那你們就在島上陪我十年八年,我一輩子想不出,就陪我一輩子。你兩位郎才女貌,情投意合,便在島上成了夫妻,生兒育女,豈不美哉?"張翠山大怒,拍桌喝道:"你快別胡說八道!"斜眼一睨,只見殷素素含羞低頭,暈紅雙頰。

  張翠山心下一驚,隱隱覺得,若和殷素素再相處下去,只怕要難以自制,謝遜是一個強敵,而自己內心中心猿意馬,更是一個強敵,如此危機四伏的是非之地,越早離開越好,當下強抑怒火,說道:"謝前輩,在下言而有信,決不洩露前輩行蹤。我此刻可立下重誓,對任誰也不吐露今日所見所聞。"謝遜道:"張五俠是俠義名家,一諾千金,言出如山,江湖間早有傳聞。但是姓謝的在二十八歲上立過一個重誓,你瞧瞧我的手指。"說著伸出左手,張翠山和殷素素一看,只見他小指齊根斬斷,只剩下四根手指。

  謝遜緩緩說道:"在那一年上,我生平最崇仰、最敬愛的一個人欺辱了我,害得我家破人亡,父母妻兒,一夕之間盡數死去。因此我斷指立誓,姓謝的有生之日,決不再相信任何一個人。今年我四十一歲,十三年來,我只和禽獸為伍,我相信禽獸,不相信人。十三年來我少殺禽獸多殺人。"張翠山打了個寒戰,心想怪不得他身負絕世武功,江湖上卻默默無聞,絕少聽人說起,想是他二十八歲上所遭遇的事定是慘絕人寰,以致憤世嫉俗,離群索居,將天下所有的人都恨上了。他本來對謝遜的殘忍暴虐痛恨無比,這時聽了這幾句話,不由得起了一些同情之意,沉吟片刻,說道:"謝前輩,你的深仇大恨,想來已經報復了?"

  謝遜道:"沒有。害我的人武功極高,我打他不過。"張翠山和殷素素不約而同"咦"的一聲,說:"比你還厲害?這人是誰?"謝遜道:"我幹麼要說出他的名字,自取其辱?倘若不是為了這一場深仇大恨,我又何必搶這屠龍寶刀?何必苦苦的去想這刀中的秘密?張相公,我一見你,便跟你投緣,否則照我平日的脾氣,決不容你活到此刻。我讓你二人多活些時日,這是大破我常例的事,只怕其中有些不妙。"殷素素道:"甚麼多活些時日?"謝遜淡淡的道:"待我想通了寶刀中的秘密,離島之時再將你二人殺死。我遲一天想出來,你們便多活一天。"殷素素道:"哼,這把刀不過沉重鋒利,烈火不損,其中有甚麼秘密?甚麼'號令天下,莫敢不從',也不過說它能在天下兵刃中稱王稱霸罷了。"謝遜嘆道:"假若當真如此,咱們三個就在荒島上住一輩子罷。"突然臉色慘然,心情沮喪,覺得殷素素這幾句話只怕確是實情,那麼報仇之舉看來終生無望了。

  張翠山見了他的神色,忍不住想說幾句安慰的話。哪知謝遜噗的一聲,吹熄了蠟燭,說道:"睡罷!"跟著長長的嘆了一口氣,嘆聲之中充滿著無窮無盡的痛苦、無邊無際的絕望,竟然不似人聲,更像受了重傷的野獸臨死時悲嗥一般。這聲音混在船外的波濤聲中,張殷二人聽來,都是暗暗心驚。海風一陣陣從艙口中吹了進來,殷素素衣衫單薄,過了一會,漸漸抵受不住,不禁微微顫抖。張翠山低聲道:"殷姑娘,你冷麼?"殷素素道:"還好。"張翠山除下長袍,道:"你披在身上。"殷素素大是感激,說道:"不用。你自己也冷。"張翠山道:"我不怕冷。"將長袍遞在她手中。殷素素接了過來披在肩上,感到袍上還帶著張翠山身上的溫暖,心頭甜絲絲的,忍不住在黑暗中嫣然微笑。

  張翠山卻只是在盤算脫身之計,想來想去,只有一條路:"不殺謝遜,不能脫身。"他側耳細聽,在洶湧澎湃的浪濤聲中,聽得謝遜鼻息凝重,顯已入睡,心想:"此人立下重誓,一生決不信人,但他和我同臥一船,竟能安心睡去,難道他有恃無恐,不怕我下手加害?不管如何,只好冒險一擊。否則稍有遲疑,我大好一生,便要陪著他葬送在這荒島之上。"輕輕移身到殷素素身旁,想在她耳畔講一句話,哪知殷素素適於此時轉過臉來。兩人兩下裡一湊,張翠山的嘴唇正好在她右頰上踫了一下。張翠山大吃一驚,待要分辯此舉並非自己輕薄,卻又不知如何說起。殷素素滿心喜歡,將頭斜靠在他的肩頭,霎時之間充滿了柔情密意,但願這船在汪洋大海中無休無止的前駛,此情此景,百年如斯,忽覺張翠山的口唇又湊在自己耳旁,低聲道:"殷姑娘,你別見怪。"殷素素早羞得滿臉如一朵大紅花一般,也低聲道:"你喜歡我,我是很高興。"她雖然行事任性,殺人不眨眼,但遇到了這般兒女之情,竟也如普天下初嘗情愛滋味的妙齡姑娘一般無異,心中又驚又喜,又慌又亂,若不是在黑暗之中,連這句話也是不敢說的。張翠山一怔,沒想到自己一句道歉,卻換來了對方的真情流露。殷素素嬌艷無倫,自從初見,即對自己脈脈含情,這時在這短短九個字中,更是表達了傾心之忱,張翠山血氣方剛,雖然以禮自持,究也不能無動於衷,只覺得她身子軟軟的倚在自己肩頭,淡淡幽香,陣陣送到鼻管中來,待要對她說幾句溫柔的話,忽地心中一動:"張翠山,大敵當前,何以竟如此把持不定?恩師的教訓,難道都忘得幹幹淨淨了?便算她和我兩情相悅,她又於我俞三哥有恩,但終究出身邪教,行為不正,須當稟明恩師,得他老人家允可,再行媒聘,豈能在這暗室之中,效那邪褻之行?"想到此處,身子突然坐正,低聲道:"咱們須得設法制住此人,方能脫身。"殷素素心中正迷迷糊糊地,忽聽他這麼說,不由得一呆,問道:"怎麼?"張翠山低聲道:"咱們身處奇險之境,然而若於他睡夢之中忽施暗襲,終究非大丈夫所當為。我叫醒他,跟他比拚掌力,你立即發銀針傷他。以二敵一,未免勝之不武,可是咱們和他武功相差太遠,只好佔這個便宜。"

  這幾句話說得聲細如蚊,他口唇又是緊貼在殷素素耳上而說,哪知殷素素尚未回答,謝遜在後艙卻已哈哈大笑,說道:"你若忽施偷襲,姓謝的雖然一般不能著你道兒,總還有一線之機,現今偏偏要甚麼光明正大,保全名門正派的俠義門風,當真是自討苦吃了。"這個"了"字剛出口,身子晃動,已欺到張翠山身前,揮掌拍向他胸前。

  張翠山當他說話之時,早已凝聚真氣,暗運功力,待他一掌拍到,當即伸出右掌,以師門心傳的"綿掌"還擊,雙掌相交,只嗤的一聲輕響,對方掌力已排山倒海般壓了過來。張翠山知道對方功力高出自己遠甚,早已存了只守不攻、挨得一刻便是一刻的想頭。因此兩人掌力互擊,他手掌被擊得向後縮了八寸。這八寸之差,使他在守禦上更佔便宜,不論謝遜如何運勁,一時卻推不開他防禦的掌力。謝遜連催三次掌力,只覺對方的掌力比自己微弱得多,但竟是弱而不衰,微而不竭,自己的掌力越催越猛,張翠山始終堅持擋住。謝遜左掌一起,往張翠山頭頂壓落。張翠山左臂稍曲,以一招"橫架金梁"擋住。武當派的武功以綿密見長,於各派之中可稱韌力無雙,兩人武功雖然強弱懸殊,但張翠山運起師傳心法,謝遜在一時之間倒也奈何他不得。兩人相持片刻,張翠山汗下如雨,全身盡濕,暗暗焦急:"怎地殷姑娘還不出手?他此刻全力攻我,殷姑娘若以銀針射他穴道,就算不能得手,他也非撤手防備不可,只須氣息一閃,立刻會中我掌力受傷。"

  這一節謝遜也早已想到,本來預計張翠山在他雙掌齊擊之下登時便會重傷,哪知他年紀輕輕,內功造詣竟自不凡,支持到一盞茶時分居然還能不屈。兩人比拚掌力,同時都注視著殷素素的動靜。張翠山氣凝於胸,不敢吐氣開聲。謝遜卻漫不在乎,說道:"小姑娘,你還是別動手動腳的好,否則我改掌為拳,一拳下來,你心上人全身筋脈盡皆震斷。"殷素素道:"謝前輩,我們跟著你便是,你撤了掌力罷。"謝遜道:"張相公,你怎麼說?"張翠山焦急異常,心中只是叫:"發銀針,發銀針,這稍縱即逝的良機,怎地不抓住了?"殷素素急道:"謝前輩快撤掌力,小心我跟你拚命。"謝遜其實也忌憚殷素素忽地以銀針偷襲,船艙中地方既窄,銀針又必細小,黑暗中射出來時只怕無影無蹤,無聲無息,還真的不易抵擋,倘若立時發出凌厲拳力,將張翠山打死,卻又不願,心想:"這小姑娘震於我的威勢,不敢貿然出手,否則處此情景之下,只怕要鬧個三敗俱傷。"當下說道:"你們若不起異心,我自可饒了你們性命。"殷素素道:"我本就沒起異心。"謝遜道:"你代他立個誓罷。"殷素素微一沉吟,說道:"張五哥,咱們不是謝前輩的敵手,就陪著他在荒島上住個一年半載。以他的聰明智慧,要想通屠龍寶刀中的秘密決非難事,我就代你立個誓罷!"

  張翠山心道:"立甚麼鬼誓?快發銀針,快發銀針!"卻苦於這句話說不出口,黑暗中又無法打手勢示意,何況雙手被敵掌牽住,根本就打不來手勢。

  殷素素聽張翠山始終默不作聲,便道:"我殷素素和張翠山決意隨伴謝前輩居住荒島,直至發現屠龍刀中秘密為止。我二人若起異心,死於刀劍之下。"

  謝遜笑道:"咱們學武之人,死於刀劍之下有甚麼希奇?"殷素素一咬牙,道:"好,教我活不到二十歲!"謝遜哈哈一笑,撤了掌力。

  張翠山全身脫力,委頓在艙板之上。殷素素急忙晃亮火折,點燃了油燈,見他臉如金紙,呼吸細微,心中大急,忙從懷中掏出手帕,給他抹去滿頭滿臉的大汗。謝遜笑道:"武當子弟,果然名不虛傳,好生了得。"張翠山一直怪殷素素失誤良機,沒發射銀針襲敵,但見她淚光瑩瑩、滿臉憂急之狀,確是發乎至情,不由得心中感激,嘆了一口長氣,待要說幾句安慰她的話,忽見眼前一黑,迷迷糊糊中只聽見殷素素大叫:"姓謝的,你累死了張五哥,我跟你拚命。"謝遜卻哈哈大笑。

  突然之間,張翠山身子一側,滾了幾個轉身,但聽得謝遜、殷素素同時大叫,呼喝聲中又夾著疾風呼嘯,波浪轟擊之聲,似乎千百個巨浪同時襲到。

  張翠山只感全身一涼,口中鼻中全是鹽水,他本來昏昏沉沉,給冷水一衝,登時便清醒了,第一個念頭便是:"難道船沉了?"他不識水性,當即掙扎著站起。腳底下艙板陡然間向左側去,船中的海水又向外倒瀉,但聽得狂風呼嘯,身周盡是海水。他尚未明白是怎麼一回事,猛聽得謝遜喝道:"張翠山,快到後梢去掌住了舵!"這一喝聲如雷霆,雖在狂風巨浪之中,仍然充滿著說不出的威嚴。張翠山不假思索,縱到後梢,只見黑影一晃,一名舟子被巨浪衝出了船外,遠遠飛出數丈,迅即沉沒入波濤之中。

  張翠山還沒走到舵邊,又是一個浪頭撲將上來,這巨浪猶似一堵結實的水牆,砰的一聲大響,只打得船木橫飛,這當兒張翠山一生勤修的功夫顯出了功效,雙腳牢牢的站在船面,竟如用鐵釘釘住一般,紋絲不動,待巨浪過去,一個箭步便竄到舵邊,伸手穩穩掌住。

  但聽喀喇喇、喀喇喇幾聲猛響,卻是謝遜橫過狼牙棒,將主桅和前桅先後擊斷。兩條桅杆帶著白帆,跌入海中。但風勢實在太大,這時雖只後帆吃風,那船還是歪斜傾側,在海面上狂舞亂跳,謝遜竭力想收下後帆,饒是他一身武功,遇上了這天地間風浪之威,卻也束手無策,那後桅向左橫斜,帆邊已踫到水面。謝遜破口大罵:"賊老天,打這鳥風!"眼見稍有猶豫,座船便要翻轉,只得提起狼牙棒,將後桅也打斷了。三桅齊斷,這船在驚濤駭浪中成了無主遊魂,只有隨風飄蕩。張翠山大叫:"殷姑娘,你在哪裡?"他連叫數聲,聽不到答應,叫到後來,喊聲中竟帶著哭音。突然間一隻手攀上他的膝頭,跟著一個大浪沒過了他的頭頂,在海水之中,有人緊緊的抱住了他腰。待那浪頭掠過艙面,他懷中那人伸手摟住了他的頭頸,柔聲道:"張五哥,你竟是這般掛念我麼?"正是殷素素的聲音。張翠山大喜,右手把住了舵,伸左手緊緊反抱著她,說道:"謝天謝地!"心中驚喜交集:"她好好的在這兒,沒掉入海中。"在這每一刻都可給巨浪狂濤吞沒的生死邊緣,他忽地發覺,自己對殷素素的關懷,竟勝於計及自己的安危。殷素素道:"張五哥,咱倆死在一塊。"張翠山道:"是!素素,咱倆死在一塊。"若在尋常境遇之下,兩人正邪殊途,顧慮良多,縱有愛戀相悅之情,也決不能霎時之間兩心如一。這時候兩人相擁相抱,周圍漆黑一團,船身格格格的響個不停,隨時都能碎裂,心中卻感到說不出的甜蜜喜樂。張翠山和謝遜一番對擊,原已累得精疲力竭,但得殷素素的柔情一加激勵,立時精神大振,任那狂濤左右衝擊,始終將舵掌得穩穩地,絕不搖晃。船上的聾啞舟子已盡數給衝入海中,這場狂風暴雨說來就來,事先竟無絲毫朕兆,原來是海底突然地震,帶同海嘯,氣流激蕩,便惹起了一場大風暴。若非謝遜和張翠山均是身負罕有武功,如何抵擋得住?幸好那船造得分外堅固,雖然船上的艙蓋、甲板均被打得破碎不堪,船身卻仍無恙。頭頂烏雲滿天,大雨如注,四下裡波濤山立,這當兒怎還分得出東南西北?其實便算分得出方向,桅檣盡折,船只也已無法駕駛。謝遜走到後梢,說道:"張兄弟,真有你的,讓我掌舵罷。你兩個到艙裡歇歇去。"張翠山站起身來,將舵交給了他,攜住殷素素的手,剛要舉步,驀地裡一個巨浪飛到,將他兩人衝出船舷之外。這個浪頭來得極其突兀,兩人全然的猝不及防。張翠山待得驚覺,已是身子凌空,這一落下去,腳底便是萬丈洪濤,百忙中左手一勾,抓住了殷素素的手腕,當時心中唯有一念:"和她一齊死在大海之中,不可分離。"他左手剛抓住殷素素的手腕,右臂已被一根繩套住,只覺身子忽地向後飛躍,衝浪冒水,倒退回來。原來謝遜及時發覺,拾起腳下的一根帆索,捲了他二人回船。砰砰兩聲,兩人摔在甲板之上。這一下死裡逃生,張殷二人固大出意外,謝遜也暗叫一聲:"僥倖!"若不是腳邊恰好有這麼一根帆索,本事再大十倍也難以相救了。張翠山扶著殷素素走進艙中,船身仍是一時如上高山,片刻間似瀉深谷,但二人經過適才的危難,對這一切全已置之度外。殷素素倚在張翠山懷中,湊在他耳邊說道:"張五哥,我倆若能不死,我要永遠跟著你在一起。"張翠山心情激蕩,道:"我也正要跟你說這一句話,天上地下,人間海底,我倆都要在一起。"殷素素喜悅無限,跟著說道:"天上地下,人間海底,我倆都要永遠在一起。"兩人相偎相倚,心中都反而感激這場海嘯。在謝遜心中,卻是不住價的叫苦,不論他武功如何高強,對這狂風駭浪,卻是半點法子也沒有,只有聽天由命,任憑風浪隨意擺佈。這場大海嘯直髮作了三個多時辰方始漸漸止歇。天上烏雲慢慢散開,露出星夜之光。

  張翠山走到船梢,說道:"謝前輩,多謝你救我二人的性命。"謝遜冷冷的道:"這話說得太早。咱三人的性命,有九成九還在賊老天的手中。"張翠山一生中,從沒聽人在"老天"二字之上,加上一個"賊"字,心想此人的憤世,實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,但轉念一想,這一葉孤舟飄蕩在無邊大海之上,看來多半無幸。他剛和殷素素傾心相愛,對人世正加倍的留戀,便似剛在玉杯中嘗到一滴美酒,立時便要給人奪去,"造化弄人"這四個字的意境,隨著謝遜"賊老天"三字這一罵,是更加深深的體會到了。

  他嘆了口氣,接過謝遜手中的舵來。謝遜累了大半晚,自到艙中休息。殷素素坐在張翠山身旁,仰頭望著天上的星辰,順著北鬥的鬥杓,找到了北極星,只見座船順著海流,正向北飄行,說道:"五哥,這船是在不停的向北。"張翠山道:"是啊!最好能折而向西,咱們便有歸家鄉之望。"

  殷素素出了一會神,道:"若是這船無止無息的向東,不知會到了哪裡。"張翠山道:"向東是永無盡頭的大海,只須飄浮得七八天,咱們沒清水喝……"殷素素初嘗情滋味,如夢如醉,不願去想這些煞風景的事,說道:"曾聽人說,東海上有仙山,山上有長生不老的仙人,我們說不定便能上了仙山島,遇到了美麗的男仙女仙……"抬頭望著天上的銀河,說道:"說不定這船飄啊流啊,到了銀河之中,於是我們看見牛郎織女在鵲橋上相會。"張翠山笑道:"我們把船送給了牛郎,他想會織女時,便可坐船渡河,不用等到一年一度的七月七日,方能相會。"殷素素道:"將船送給了牛郎,我和你要相會時,又坐甚麼船啊?"張翠山微笑道:"天上地下,人間海底,咱倆都在一起。既然在一起,何必渡甚麼銀河?"殷素素嫣然一笑,臉上更似開了一朵花,拿著張翠山的手,輕輕撫摸。

  兩人柔情蜜意,充塞胸臆,似有很多話要說,卻又覺得一句話也不必說。過了良久良久,張翠山低下頭來,只見殷素素眼中淚光瑩然,臉有凄苦之色,訝道:"你想起了甚麼?"殷素素低聲道:"在人間,在海底,我或許能和你在一起。但將來我二人死了,你會上天,我……我……卻要入地獄。"張翠山道:"胡說八道。"

  殷素素嘆了一口氣道:"我知道的,我這一生做的惡事太多,胡亂殺的人不計其數。"張翠山一驚,隱隱覺得她心狠手辣,實非自己的佳偶,可是一來傾心已深,二來在這九死一生的大海洋中,又怎能計及日後之事?安慰她道:"以後你改過向善,多積功德,常言道:知過能改,善莫大焉。"殷素素默然,過了一會,忽然輕輕唱起歌來,唱的是一曲《山坡羊》:"他與咱,咱與他,兩下裡多牽掛。冤家,怎能夠成就了姻緣,就死在閻王殿前,由他把那杵來舂,鋸來解,把磨來挨,放在油鍋裡去炸。唉呀由他!只見那活人受罪,哪曾見過死鬼帶枷?唉呀由他!火燒眉毛,且顧眼下。火燒眉毛,且顧眼下。"猛聽得謝遜在艙中大聲喝彩:"好曲子,好曲子,殷姑娘,你比這個假仁假義的張相公,可合我心意得多了。"殷素素道:"我和你都是惡人,將來都沒好下場。"張翠山低聲道:"倘若你沒好下場,我也跟你一起沒好下場。"殷素素驚喜交集,只叫得一聲:"五哥!"再也說不下去了。次日天剛黎明,謝遜用狼牙棒在船邊打死了一條十來斤的大魚。狼牙棒上生有鉤刺,用以打魚,倒也甚是方便。三人餓了兩日。雖然生魚甚腥,卻也吃得津津有味。船上沒了清水,擠出魚肉中的汁液,勉強也可解渴。

  海流一直向北,帶著船只日夜不停的北駛。夜晚北極星總是在船頭之前閃爍,太陽總是在右舷方升起,在左舷方落下,連續十餘日,船行始終不變。

  氣候卻一天天的寒冷起來,謝遜和張翠山內功深湛,還可抵受得住,殷素素卻一天比一天憔悴。張謝二人都將外衣脫下來給她穿上了,仍然無濟於事。張翠山瞧著她強顏歡笑,奮勇與寒風相抗,心中說不出的難受,眼看座船再北行數日,殷素素非凍死不可。哪知天無絕人之路,一日這船突然駛入了大群海豹之中。謝遜用狼牙棒擊死幾頭海豹,三人剝下海豹皮披在身上,宛然是上佳的皮裘,還有海豹肉可吃,三人都大為歡暢。這天晚上,三人聚在船梢上聊天。殷素素笑問:"世上最好的禽獸是甚麼東西?"三人齊聲笑道:"海豹!"便在此時,只聽得丁冬、丁冬數聲,極是清脆動聽。三人一呆,謝遜臉色大變,說道:"浮冰!"伸狼牙棒到海中去撩了幾下,果然踫到一些堅硬的碎冰。這一來,三人的心情立時也如寒冰,都知道這船日夜不停的向北駛去,越北越冷,此刻海中出現小小碎冰,日後勢必滿海是冰,座船一給凍住,移動不得,那便是三人畢命之時了。張翠山道:"《莊子•逍遙遊》篇有句話說:'窮發之北有冥海者,天池也。'咱們定是到了天池中啦。"謝遜道:"這不是天池,是冥海。冥海者,死海也。"張翠山與殷素素相對苦笑。這一晚三人只是聽著丁冬、丁冬,冰塊互相撞擊的聲音,一夜不寐。

  次日上午,海上冰塊已有碗口大小,撞在船上,拍拍作響。謝遜苦笑道:"我痴心妄想,要研究這屠龍寶刀中所藏的秘密,想不到來冰海,作冰人,當真是名副其實,作了你倆位的冰人。"殷素素臉上一紅,伸手去握住了張翠山的手。謝遜提起屠龍刀,恨恨的道:"還是讓你到龍宮中去,屠你媽的龍去罷!"揚手便要將刀投入大海,但甫要脫手之際,嘆了口長氣,終於又把寶刀放入船艙。

  再向北行了四天,海面浮冰或如桌面,或如小屋,三人已知定然無倖,索性不再想生死之事。當晚睡到半夜,忽聽得轟的一聲巨響,船身劇烈震動。

  謝遜叫道:"好得很,妙得很!撞上冰山啦!"張翠山和殷素素相視苦笑,隨即張臂摟在一起,只覺腳底下冰冷的海水漸漸浸上小腿,顯是船底已破。只聽得謝遜叫道:"跳上冰山去,多活一天半日也是好的。賊老天要我早死,老子偏偏跟他作對。"

  張殷二人躍到船頭,眼前銀光閃爍,一座大冰山在月光下發出青紫色的光芒,顯得又是奇麗,又是可怖。謝遜已站在冰山之側的一塊稜角上,伸出狼牙棒相接。殷素素伸手在狼牙棒上一搭,和張翠山一齊躍上冰山。

  船底撞破的洞孔甚大,只一頓飯時分便已沉得無影無蹤。謝遜將兩塊海豹皮墊在冰山之上,三人並肩坐下。這座冰山有陸地上一個小山丘大小,一眼望去,橫廣二十餘丈,縱長八九丈,比原來的座船寬敞得多了,謝遜仰天清嘯,說道:"在船上氣悶得緊,正好在這裡舒舒筋骨。"站起來在冰山上走來走去,竟有悠然自得之意。冰山上雖然滑溜,但謝遜足步沉穩,便如在平地上行走一般。

  冰山順著風勢水流,仍是不停向北飄流。謝遜笑道:"賊老天送了一艘大船給咱們,迎接咱們去會一會北極仙翁。"殷素素似乎只須情郎在旁,便已心滿意足,就是天塌下來也全不縈懷。三人之中,只張翠山皺起了眉頭,為這眼前的阨運發愁。冰山又向北飄浮了七八日。白天銀冰反射陽光,炙得三人皮膚也焦了,眼目更是紅腫發痛。於是三人每到白天,便以海豹皮蒙頭而睡,到晚上才起身捕魚,獵取海豹。說也奇怪,越是北行,白天越長,到後來每天幾乎有十一個時辰是白日,黑夜卻是一晃即過。

  張翠山和殷素素身子疲睏,面目憔悴,謝遜卻神情日漸反常,眼睛中射出異樣光芒,常自指手劃腳的對天咒罵,胸中怨毒,竟自不可抑制。一日晚間,張翠山正擁著海豹皮倚冰而臥,睡夢中忽聽得殷素素大聲尖叫:"放開我,放開我。"張翠山急躍而起,在冰山的閃光之下,只見謝遜雙手抱住了殷素素肩頭,口中荷荷而呼,發聲有似野獸。張翠山這幾日看到謝遜的神情古怪,早便在暗暗擔心,卻沒想到他竟會去侵犯殷素素,不禁驚怒交集,縱身上前,喝道:"快放手!"

  謝遜陰森森的道:"你這奸賊,你殺了我妻子,好,我今日扼死你妻子,也叫你孤孤單單的活在這世上。"說著左手* 到殷素素咽喉之中。殷素素"啊"的一聲,叫了起來。張翠山驚道:"我不是你的仇人,沒殺你的妻子。謝前輩,你清醒些。我是張翠山,武當派的張翠山,不是你的仇人。"

  謝遜一呆,叫道:"這女人是誰?是不是你的老婆?"張翠山見他緊緊抓住殷素素,心中大急,說道:"她是殷姑娘,謝前輩,她不是你仇人的妻子。"

  謝遜狂叫:"管她是誰。我妻子給人害死了,我母親給人害死了,我要殺死天下的女人!"說著左手使勁,殷素素登時呼吸艱難,一聲也叫不出了。

  張翠山見謝遜突然發瘋,已屬無可理喻,當下氣凝右臂,奮力揮掌往他後心拍去。謝遜左掌回過,還了一掌。張翠山身子一晃,冰山上太過滑溜,登時一交滑倒。謝遜飛起右足,便往他腰間踢去。張翠山變招也快,手一撐,躍起身來,伸指便點他膝蓋裡穴道。謝遜不等這一腳的招式使老,半途縮回,右掌往他頭頂拍落。殷素素斜轉身子,左手倏出,往謝遜頭頂斬落。謝遜毫不理會,只是使足掌力,向張翠山腦門拍去。張翠山雙掌翻起,接了他這一掌,霎時之間,胸口塞悶,一口真氣幾乎提不上來。殷素素這一下斬中在謝遜的後頸,只感又韌又硬,登時彈將出來,掌緣反而隱隱生疼。但見謝遜雙目血紅,如要噴出火來,一只大手又向自己喉頭* 來,忍不住大聲尖叫。便在此時,眼前一亮,北方映出一片奇異莫可名狀的光彩,無數奇麗絕倫的光色,在黑暗中忽伸忽縮,大片橙黃之中夾著絲絲淡紫,忽而紫色愈深愈長,紫色之中,迸射出一條條金光、藍光、綠光、紅光。謝遜一驚之下,"咦"的一聲驚呼,鬆手放開了殷素素。張翠山也覺得手掌上的壓力陡然減輕。謝遜背負雙手,走到冰山北側,凝目望著這片變幻的光彩。原來他三人順水飄流,此時已近北極,這片光彩,便是北極奇特的北極光了。中國之人,當時從來無人得見。張翠山挽住殷素素,兩人心中兀自怦怦亂跳。這一晚謝遜凝望北極奇光,不再有何動靜。次晨光彩漸隱,謝遜也已清醒,不知是否忘記了昨晚自己曾經發狂,言語舉止,甚是溫文。張翠山與殷素素均想:"他父母妻子都是給人害死的,也難怪他傷心。卻不知他仇人是誰?"生怕引動他瘋病再發,自是不敢提及一字。如此過了數日,冰山不住北去。謝遜對老天爺的咒罵又漸漸狂暴起來,偶然之間,眼光中又閃耀出野獸般的神色。張翠山和殷素素雖然互相不提,但兩人均暗自戒備,生怕他又突然間狂性大發。這一天血紅的太陽停在西邊海面,良久良久,始終不沉下海去。謝遜突然躍起,指著太陽大聲罵道:"連你太陽也來欺侮我,賊太陽,鬼太陽,我若是有張硬弓,一枝長箭,嘿嘿,一箭射你個對穿。"突然伸手在冰上一擊,拍下拳頭大的一塊冰,用力向太陽擲了過去。冰塊遠遠飛出二十來丈,落入海中。張翠山和殷素素心下駭然,均想:"這人好大的膂力,倘若是我,只怕一半的路程也擲不到。"

  謝遜擲了一塊,又是一塊,直擲到七十餘塊,勁力始終不衰,他見擲來擲去,跟太陽總是不知相距多遠,暴跳如雷,伸足在冰山上亂踢,只踢得冰屑紛飛。殷素素勸道:"謝前輩,你歇歇罷,別理會這鬼太陽了。"謝遜回過頭來,眼中全是血絲,呆呆的望著她。殷素素暗自心驚,勉強微微一笑。謝遜突然大叫一聲,跳上來一把將她抱住,叫道:"擠死你!擠死你!你為甚麼殺死我媽媽,殺死我的孩兒?"殷素素身上猶似套上了一個鐵箍,而這鐵箍還在不斷收緊。張翠山忙伸手去扳謝遜手臂,卻哪裡扳得動分毫?眼看殷素素舌頭伸出,立時便要斷氣,只得呼的一掌,擊在他背心正中的"神道穴"上。哪知這一拳擊下,如中鐵石,謝遜如野獸般呵呵而吼,雙臂卻抱得更加緊了。張翠山叫道:"你再不放手,我用兵刃了!"但見他毫不理會,當即抽出判官筆,在他手臂彎"小海穴"中重重一點。謝遜倏地回過右手,搶過判官筆,遠遠擲入了海中。

  殷素素但覺箍在身上的鐵臂微鬆,忙矮身脫出了他的懷抱。謝遜左掌斜削,徑擊張翠山項頸,右手卻往殷素素肩頭抓去。嗤的一響,殷素素裹在身上的海豹皮被他五指硬生生的扯下一塊。張翠山知道自己若是閃避,殷素素非再給他擒住不可,當下使一招綿掌中的"自在飛花",想要卸去他的掌力,豈知手掌和他掌緣微微一沾,登時感到一股極大的粘力,再也解脫不開,只得鼓起內勁,與之相抗。

  謝遜一掌制住張翠山之後,拖著他的身子,逕自向殷素素撲去。殷素素縱身躍開,她雙足尚未落地,謝遜在冰上一踢,七八粒小冰塊激飛而至,都打在她右腿之上。殷素素叫聲:"啊喲!"橫身摔倒。謝遜突然發出掌力,將張翠山彈出數丈。這一下彈力極其強勁,張翠山落下時已在冰山上的邊緣,冰上甚是滑溜,他右足稍稍一沾,撲通一聲,摔入了海中。


本E書由 木 子 制作維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