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
 


第 四 頁 

  太嶽四俠雖然偷雞不著蝕把米,但覺得做了一件豪俠義舉,心頭倒是說不出的舒暢。蓋一鳴道:「這書生漫遊四方,定能傳揚咱們太嶽四俠的名頭……」話猶未了,呼聽得鑾鈴聲響,蹄聲得得,一乘馬自南而來。逍遙子道:「各位兄弟,聽這馬兒奔跑甚速,倒是一匹駿馬。不管怎麼,將馬兒扣下來再說,便是沒什麼其他寶物,這匹馬也可當作禮物了。」蓋一鳴道:「大哥料事如神,言之有理。」忙解下腰帶,說道:「快解腰帶,做個絆馬索。」當下將四根腰帶接了起來,正要在兩棵大樹之間拉開,那匹馬已奔進林來。

  馬上乘客見四人蹲在地上拉扯繩索,一怔勒馬,問道:「你們在幹什麼?」蓋一鳴道:「安絆馬索兒……」話一出口,知道不妥,回首一瞧,只見馬上乘客是位美貌少女,這一瞧之下,先放下了一大半心。那少女問道:「安絆馬索幹嘛?」蓋一鳴站直身子,拍了拍身上的塵土,說道:「絆你的馬兒啊!好,你既已知道,這絆馬索也不用了。你乖乖下馬,將馬兒留下,你好好去吧。咱們太嶽四俠絕不能欺侮單身女子,自壞名頭。」那少女嫣然一笑,說道:「你們要留下我馬兒,還不是欺侮我嗎?」蓋一鳴結結巴巴的道:「這個嘛…自有道理。」逍遙子道:「我們不欺侮你,只欺侮你的坐騎。一頭畜生,算得什麼?」他見這馬身軀高大,毛光如油,極是神駿,兼之金勒銀鈴,單是這副鞍具,所值便已不菲,不由得越看越愛。

  蓋一鳴道:「不錯,我們太嶽四俠,是江湖上鐵錚錚的好漢,絕不能為難婦孺之輩。你只需留下坐騎,我們不踫你一根毫毛。想我八步趕蟾、賽專諸、踏雪無痕……」那少女伸手掩住雙耳,忙道:「別說,別說。你們不知道我是誰,我也不知道你們是誰,是不是?」蓋一鳴奇道:「是啊!不知道那便如何?」那少女微笑道:「咱們既然互不相識,若有得罪,爹爹便不能怪我。哼,好大膽的毛賊,四個兒一齊上吧!」

  四人眼前一幌,只見那少女手中已多了一對雙刀,這一下兵刃出手,其勢如風,縱馬向前一衝,俯身右手一刀割斷了絆馬索,左手一刀便往蓋一鳴頭頂砍落。蓋一鳴叫道:「好男不與女鬥!何必動手……」眼見白光閃動,長刀已砍向面門,急忙舉起鋼刺一檔。錚的一響,兵刃相交,但覺那少女的刀上有股極大黏力,一推一送,手中兵刃拿捏不住,登時脫手飛出,直射上數丈之高,釘入了一棵大樹的樹枝。

  花劍影和常長風雙雙自旁搶上,那少女騎在馬上,居高臨下,左右雙刀連砍,花常兩人堪堪招架不住。那少女見了常長風手中的石碑,甚是奇怪,問道:「餵,大個子,你拿著的是什麼玩意兒?」常長風道:「這是常二俠的奇門兵刃,不在武林十八般武器之內,招數奇妙,啊呦……哎呦!」卻原來那少女反轉長刀,以刀背在他手腕上一敲。常長風吃痛,奇門兵刃脫手,無巧不巧,又砸上先前砸得腫起了的腳趾。

  逍遙子見勢頭不妙,提起旱煙管上前夾攻,他這煙管是精鐵所鑄,使的是判官筆招數,居然出手打穴點穴,只是所認穴道不大準確,未免失之尺寸,謬以萬里。那少女瞧得暗暗好笑,賣個破綻,讓他煙管點中自己左腿,只感微微生疼,喝道:「癆病鬼,你點的是什麼穴?」逍遙子道:「這是『中瀆穴』,點之腿膝麻痺,四肢軟癱,還不給我束手待縛?」那少女笑道;「中瀆穴不在這裡,偏左了兩寸。」逍遙子一怔,道:「偏左了,不會吧?」伸出煙管,又待來點。那少女一刀砍下,將他煙管打落,隨即雙刀交於右手,左手一把抓住他的衣領,足尖在馬腹上輕輕一點,那馬一聲長嘶,直竄出林。逍遙子給他拿住了後頸,全身麻痺,四肢軟癱,只有束手待縛。太嶽四俠餘下的三俠大呼:「風緊,風緊!」沒命價撒腿追來。

  那馬瞬息間奔出里許。逍遙子給她提著,雙足在地下拖動,擦得鮮血淋漓,說道:「你抓住我的風池穴,那是足少陽和陽維脈之會,我自然是無法動彈,那也不足為奇,非戰之罪,雖敗猶榮。」那少女格格一笑,勒馬止步,將他擲在地下,說道:「你自身的穴道倒說得對!」突然冷笑一聲,伸刀架在他頸中,喝道:「你對姑娘無禮,不能不殺!」逍遙子嘆了口氣道:「好吧!不過你最好從我天柱穴中下刀,一刀氣絕,免得多受痛苦!」那少女忍不住好笑,心想這癆病鬼臨死還在研究穴道,我再嚇他一嚇,瞧是如何,於是將刀刃抵在他頭頸「天柱」和「風池」兩穴之間,說道:「便是這裡了。」逍遙子大叫:「不,不,姑娘錯了,還要上去一寸二分……」

  只聽得來路上三人氣急敗壞的趕來,叫道:「姑娘連我們三個一起殺了……」正是常長風等三俠。那少女道:「幹什麼自己來送死?」蓋一鳴道:「我太嶽四俠義結金蘭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。姑娘殺我大哥,我兄弟三人不願獨生,便請姑娘一齊殺了。有誰皺一皺眉頭,不算是好漢!」說著走到逍遙子身旁,直挺挺的一站,竟是引頸待戮。

  那少女舉刀半空,作勢砍落,蓋一鳴裂嘴一笑,毫不閃避。那少女道:「好!你們四人武藝平常,義氣卻重,算得是好漢子,我饒了你們吧。」說著收刀入鞘。四人喜出望外,大是感激。蓋一鳴道:「請問姑娘尊姓大名,我們太嶽四俠定當牢牢記在心中,日後以報不殺之恩。」那少女聽他仍是口口聲聲自稱「太嶽四俠」,絲毫不以為愧,忍不住又是格的一笑,說道:「我的姓名你們不用問了。我倒是要問你們,幹嘛要搶我的坐騎?」

  蓋一鳴道:「今年三月初十,是晉陽大俠蕭半和的五十誕辰……」那少女聽到蕭半和的名字,微微一怔,道:「你們識得蕭老英雄嗎?」蓋一鳴道:「我們不識蕭老英雄,只是素來仰慕他老人家的英名,算得上是神交已久,要乘他五十誕辰前去拜壽。說來慚愧,我們四兄弟少了一份賀禮,上不得門,因此……便……所……這個……」那少女笑道:「原來你們要搶我的坐騎去送禮。嗯,這個容易。」說著從頭上拔下一枚金釵,說道:「這只金釵給了你們,釵上這顆明珠很值錢,你們拿去做為賀禮,蕭老英雄一定喜歡。」說著一提馬韁,那駿馬四蹄翻飛,遠遠去了。

  蓋一鳴持釵在手,但見釵上一顆明珠又大又圓,寶光瑩然,四俠雖然不大識貨,卻也知是一件希世之珍。四俠呆呆望著這顆明珠,都是歡喜不盡。逍遙子道:「這位姑娘慷慨豪爽,倒是我輩中人。」蓋一鳴道:「大哥料事如神,言之有理。」



本E書由 木 子 制作維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