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
 

 


第 三 頁

  範蠡退出宮來,尋思:"大王等不得兩三年,我是連多等一日一夜,也是……"想到這裡,胸口一陣隱隱發痛,腦海中立刻出現了那個驚世絕艷的麗影。

  那是浣紗溪畔的西施。是自己親去訪尋來的天下無雙美女夷光,自己卻親身將她送入了吳宮。

  從會稽到姑蘇的路程很短,只不過幾天的水程,但便在這短短的幾天之中,兩人情根深種,再也難分難舍。西施皓潔的臉龐上,垂著兩顆珍珠一般的淚珠,聲音像若耶溪中溫柔的流水:"少伯,你答應我,一定要接我回來,越快越好,我日日夜夜的在等著你。你再說一遍,你永遠永遠不會忘了我。"

  越國的仇非報不可,那是可以等的。但夷光在夫差的懷抱之中,妒忌和苦惱在咬囓著他的心。必須盡快大批鑄造利劍,比吳國劍士所用利劍更加鋒銳……

  他在街上漫步,十八名衛士遠遠在後面跟著。

  突然間長街西首傳來一陣吳歌合唱:"我劍利兮敵喪膽,我劍捷兮敵無首……"

  八名身穿青衣的漢子,手臂挽著手臂,放喉高歌,旁若無人的大踏步過來。行人都避在一旁。那正是昨日在越宮中大獲全勝的吳國劍士,顯然喝了酒,在長街上橫衝直撞。

  範蠡皺起了眉頭,憤怒迅速在胸口升起。

  八名吳國劍士走到了範蠡身前。為首一人醉眼惺忪,斜睨著他,說道:"你……你是範大夫……哈哈,哈哈,哈哈!"範蠡的兩名衛士搶了上來,擋在範蠡身前,喝道:"不得無禮,閃開了!"八名劍士縱聲大笑,學著他們的聲調,笑道:"不得無禮,閃開了!"兩名衛士抽出長劍,喝道:"大王有命,衝撞大夫者斬!"

  為首的吳國劍士身子搖搖晃晃,說道:"斬你,還是斬我?"

  範蠡心想:"這是吳國使臣,雖然無禮,不能跟他們動手。"正要說:"讓他過去!"突然間白光閃動,兩名衛士齊聲慘叫,跟著當當兩聲響,兩人右手手掌隨著所握長劍都已掉在地下。那為首的吳國劍士緩緩還劍入鞘,滿臉傲色。

  範蠡手下的十六名衛士一齊拔劍出鞘,團團將八名吳國劍士圍住。

  為首的吳士仰天大笑,說道:"我們從姑蘇來到會稽,原是不想再活著回去,且看你越宮要動用多少軍馬,來殺我吳國八名劍士。"說到最後一個"士"字時,一聲長嘯,八人同時執劍在手,背靠背的站在一起。

  範蠡心想:"小不忍則亂大謀,眼下我國準備未周,不能殺了這八名吳士,致與夫差起釁。"喝道:"這八名是上國使者,大家不得無禮,退開了!"說著讓在道旁。他手下衛士都是怒氣填膺,眼中如要噴出火來,只是大夫有令,不敢違抗,當即也都讓在街邊。

  八名吳士哈哈大笑,齊聲高歌:"我劍利兮敵喪膽,我劍捷兮敵無首!"

  忽聽得咩咩羊叫,一個身穿淺綠衫子的少女趕著十幾頭山羊,從長街東端走來。這群山羊來到吳士之前,便從他們身邊繞過。

  一名吳士興猶未盡,長劍一揮,將一頭山羊從頭至臀,剖為兩半,便如是劃定了線仔細切開一般,連鼻子也是一分為二,兩片羊身分倒左右,劍術之精,實是駭人聽聞。七名吳士大聲喝彩。範蠡心中也忍不住叫一聲:"好劍法!"

  那少女手中竹棒連揮,將餘下的十幾頭山羊趕到身後,說道:"你為甚麼殺我山羊?"聲音又嬌嫩,也含有幾分憤怒。

  那殺羊吳士將濺著羊血的長劍在空中連連虛劈,笑道:"小姑娘,我要將你也這樣劈為兩半!"

  範蠡叫道:"姑娘,你快過來,他們喝醉了酒。"

  那少女道:"就算喝醉了酒,也不能隨便欺侮人。"

  那吳國劍士舉劍在她頭頂繞了幾個圈子,笑道:"我本想將你這小腦袋瓜兒割了下來,只是瞧你這麼漂亮,可當真捨不得。"七名吳士一齊哈哈大笑。

  範蠡見這少女一張瓜子臉,睫長眼大,皮膚白晰,容貌甚是秀麗,身材苗條,弱質纖纖,心下不忍,又叫:"姑娘,快過來!"那少女轉頭應聲道:"是了!"

  那吳國劍士長劍探出,去割她腰帶,笑道:"那也……"只說得兩個字,那少女手中竹棒一抖,戳在他手腕之上。那劍士只覺腕上一陣劇痛,嗆啷一聲,長劍落地。那少女竹棒挑起,碧影微閃,已刺入他左眼之中。那劍士大叫一聲,雙手捧住了眼睛,連聲狂吼。

  這少女這兩下輕輕巧巧的刺出,戳腕傷目,行若無事,不知如何,那吳國劍士竟是避讓不過。餘下七名吳士大吃一驚,一名身材魁梧的吳士提起長劍,劍尖也往少女左眼刺去。劍招嗤嗤有聲,足見這一劍勁力十足。

  那少女更不避讓,竹棒刺出,後發先至,噗的一聲,刺中了那吳士的右肩。那吳士這一劍之勁立時卸了。那少女竹棒挺出,已刺入他右眼之中。那人殺豬般的大嗥,雙拳亂揮亂打,眼中鮮血涔涔而下,神情甚是可怖。

  這少女以四招戳瞎兩名吳國劍士的眼睛,人人眼見她只是隨手揮刺,對手便即受傷,無不聳然動容。六名吳國劍士又驚又怒,各舉長劍,將那少女圍在核心。

  範蠡略通劍術,眼見這少女不過十六七歲年紀,只用一根竹棒便戳瞎了兩名吳國高手的眼睛,手法如何雖然看不清楚,但顯是極上乘的劍法,不由得又驚又喜,待見六名劍士各挺兵刃圍住了她,,心想她劍術再精,一個少女終是難敵六名高手,當即郎聲說道:"吳國眾位劍士,六個打一個,不怕壞了吳國的名聲?倘若以多為勝,嘿嘿!"雙手一拍,十六名越國衛士立即挺劍散開,圍住了吳國劍士。

  那少女冷笑道:"六個打一個,也未必會贏!"左手微舉,右手中的竹棒已向一名吳士眼中戳去。那人舉劍擋格,那少女早已兜轉竹棒,戳向另一名吳士胸口。便在此時,三名吳士的長劍齊向那少女身上刺到。那少女身法靈巧之極,一轉一側,將來劍盡數避開,噗的一聲,挺棒戳中左首一名吳士的手腕。那人五指不由自主的鬆了,長劍落地。

  十六名越國衛士本欲上前自外夾擊,但其時吳國劍士長劍使開,已然幻成一道劍網,青光閃爍,那些越國衛士如何欺得近身?

  卻見那少女在劍網之中飄忽來去,淺綠色布衫的衣袖和帶子飛揚開來,好看已極,但聽得"啊喲"、嗆啷之聲不斷,吳國眾劍士長劍一柄柄落地,一個個退開,有的舉手按眼,有的蹲在地下,每一人都被刺瞎了一只眼睛,或傷左目,或損右目。

  那少女收棒而立,嬌聲道:"你們殺了我羊兒,賠是不賠?"

  八名吳國劍士又是驚駭,又是憤怒,有的大聲咆哮,有的全身發抖。這八人原是極為勇悍的吳士,即使給人砍去了雙手雙足,也不會害怕示弱,但此刻突然之間為一個牧羊少女所敗,實在摸不著半點頭腦,震駭之下,心中都是一團混亂。

  那少女道:"你們不賠我羊兒,我連你們另一只眼睛也戳瞎了。"八劍士一聽,不約而同的都退了一步。

  範蠡叫道:"這位姑娘,我賠你一百只羊,這八個人便放他們去吧!"那少女向他微微一笑,道:"你這人很好,我也不要一百只羊,只要一只就夠了。"

  範蠡向衛士道:"護送上國使者回賓館休息,請醫生醫治傷目。"衛士答應了,派出八人,挺劍押送。八名吳士手無兵刃,便如打敗了的公雞,垂頭喪氣的走開。

  範蠡走上幾步,問道:"姑娘尊姓?"那少女道:"你說甚麼?"範蠡道:"姑娘姓甚麼?"那少女道:"我叫阿青,你叫甚麼?"

  範蠡微微一笑:心想:"鄉下姑娘,不懂禮法,只不知她如何學會了這一身出神入化的劍術。只須問到她的師父是誰,再請她師父來教練越士,何愁吳國不破?"想到和西施重逢的時刻指日可期,不由得心口感到一陣熱烘烘得暖意,說道:"我叫範蠡,姑娘,請你到我家吃飯去。"阿青道:"我不去,我要趕羊去吃草。"範蠡道:"我家裡有大好的草地,你趕羊去吃,我再賠你十頭肥羊。"

  阿青拍手笑道:"你家裡有大草地嗎?那好極了。不過我不要你賠羊,我這羊兒又不是你殺的。"她蹲下地來,撫摸被割成了兩片的羊身,凄然道:"好老白,乖老白,人家殺死了你,我……我可救你不活了。"

  範蠡吩咐衛士道:"把老白的兩片身子縫了起來,去埋在姑娘屋子的旁邊。"

  阿青站起身來,面額上有兩滴淚珠,眼中卻透出喜悅的光芒,說道:"範蠡,你……你不許他們把老白吃了?"範蠡道:"自然不許。那是你的好老白,乖老白,誰都不許吃。"阿青嘆了口氣,道:"你真好。我最恨人家拿我的羊兒去宰來吃了,不過媽說,羊兒不賣給人家,我們就沒錢買米。"範蠡道:"打從今兒起,我時時叫人送米送布給你媽,你養的羊兒,一只也不用賣。"阿青大喜,一把抱住範蠡,叫道:"你真是個好人。"

  眾衛士見她天真爛漫,既直呼範蠡之名,又當街抱住了他,無不好笑,都轉過了頭,不敢笑出聲來。

  範蠡挽住了她的手,似乎生怕這是個天上下凡的仙女,一轉身便不見了,在十幾頭山羊的咩咩聲中,和她並肩緩步,同回府中。

  阿青趕著羊走進範蠡的大夫第,驚道:"你這屋子真大,一個人住得了嗎?"範蠡微微一笑,說道:"我正嫌屋子太大,回頭請你媽和你一起來住好不好?你家裡還有什麼人?"阿青道:"就是我媽和我兩個人,不知道我媽肯不肯來。我媽叫我別跟男人多說話。不過你是好人,不會害我們的。"

  範蠡要阿青將羊群趕入花園之中,命婢僕取出糕餅點心,在花園的涼亭中殷勤款待。眾僕役見羊群將花園中的牡丹、芍藥、玫瑰種種名花異卉大口咬嚼,而範蠡卻笑吟吟的瞧著,無不駭異。

  阿青喝茶吃餅,很是高興。範蠡跟她閑談半天,覺她言語幼稚,於世務全然不懂,終於問道:"阿青姑娘,教你劍術的那位師父是誰?"

  阿青睜著一雙明澈的大眼,道:"什麼劍術?我沒有師父啊。"範蠡道:"你用一根竹棒戳瞎了八個壞人的眼睛,這本事就是劍術了,那是誰教你的?"阿青搖頭道:"沒有人教我,我自己會的。"範蠡見她神情坦率,實無絲毫作偽之態,心下暗異:"難道當真是天降異人?"說道:"你從小就玩這竹棒?"

  阿青道:"本來是不會的,我十三歲那年,白公公來騎羊玩兒,我不許他騎,用竹棒來打我,我就和他對打。起初他總是打到我,我打不著他。我們天天這樣打著玩,近來我總是打到他,戳得他很痛,他可戳我不到。他也不大來跟我玩了。"

  範蠡又驚又喜,道:"白公公住在哪裡?你帶我去找他好不好?"阿青道:"他住在山裡,找他不到的。只有他來找我,我從來沒去找過他。"範蠡道:"我想見見他,有沒有法子?"阿青沉吟道:"嗯,你跟我一起去牧羊,咱們到山邊等他。就是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來。"嘆了口氣道:"進來好久沒見到他啦!"

  範蠡心想:"為了越國和夷光,跟她去牧羊卻又怎地?"便道:"好啊,我就陪你去牧羊,等那位白公公。"尋思:"這阿青姑娘的劍術,自然是那位山中老人白公公所教的了。料想白公公見她年幼天真,便裝作用竹棒跟她鬧著玩。他能令一個鄉下姑娘學到如此神妙的劍術,請他去教練越國吳士,破吳必矣!"

  請阿青在府中吃了飯後,便跟隨她同到郊外的山裡去牧羊。他手下部屬不明其理,均感駭怪。一連數日,範蠡手持竹棒,和阿青在山野間牧羊唱歌,等候白公公到來。

  第五日上,文種來到範府拜訪,見範府掾吏面有憂色,問道:"範大夫多日不見,大王頗為掛念,命我前來探望,莫非範大夫身子不適麼?"那掾吏道:"回稟文大夫:範大夫身子並無不適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"文種道:"只是怎樣?"那掾吏道:"文大夫是範大夫的好友,我們下吏不敢說的話,文大夫不妨去勸勸他。"文種更是奇怪,問道:"範大夫有什麼事?"那掾吏道:"範大夫迷上了那個……那個會使竹棒的鄉下姑娘,每天一早便陪著她去牧羊,不許衛士們跟隨保護,直到天黑才會來。小吏有公務請示,也不敢前去打擾。"

  文種哈哈大笑,心想:"範賢弟在楚國之時,楚人都叫他範瘋子。他行事與眾不同,原非俗人所能明白。"

 


本E書由 木 子 制作維護